<cite id="ddtdf"><th id="ddtdf"><rp id="ddtdf"></rp></th></cite>

          國人休閑時間3年連降 7成受訪者超時工作
          發表時間: 2012-10-14來源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調查稱國人休閑時間3年連降 7成受訪者超時工作
          全國休閑小康指數

          調查稱國人休閑時間3年連降 7成受訪者超時工作
          休閑活動十大目的

          調查稱國人休閑時間3年連降 7成受訪者超時工作
          中國休閑小康指數

          2011-2012年度國人依舊忙碌,人們的休閑時間連續三年下滑。調查顯示:69.4%的受訪者存在著不同程度的超時工作問題,每周花在休閑上的時間為10小時以下的占了受訪者總數的41.1%。2012年8月底至9月初,《小康》雜志社聯合清華大學媒介調查實驗室,在全國范圍內開展“中國休閑小康指數”調查。經過對調查結果及國家有關部門的監測數據進行加權處理,得出2011~2012年度中國休閑小康指數為71.3分,比上年提高1.9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  近七成受訪者超時工作

          《小康》調查發現,69.4%的受訪者都存在著不同程度的超時工作問題,其中42.4%的受訪者每周工作40~50個小時,18.5%的受訪者每周工作51~60個小時,5.5%的受訪者每周工作61~70個小時。只有30.6%的受訪者能夠“享受”到“八小時工作制”,即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40個小時。

          工作時長的增加,必然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到人們的休閑時間,雖然提到“休閑”這個詞匯的時候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便是“時間”,即“閑暇時間”或“自由時間”,當勞動、生活事務、睡眠和其他基本需求滿足之后個人可以自由利用的時間,接下來才會想到“活動”、“生活方式”、“心態”和“消費”,但在寶貴的時間和繁忙的工作面前,即便是渴望休閑的人,也會感到無奈。

          “我每周花在休閑上的時間絕對在10小時以下,雖然入職的時候老板說的是‘朝九晚五’、‘八小時工作制’,但是當工作多得干不完的時候,便只能加班加點了。雖然沒人這么要求我,但是事情擺在自己面前,總要花時間去干吧!”在天津市一家私企做辦公室文員的劉梅無奈地說,“每天下班回到家時,就累得什么都不想干了,只有在不用加班的周末,才能睡個懶覺,參加一些自己感興趣的休閑活動。”

          像劉梅一樣,每周花在休閑上的時間為10小時以下的占了受訪者總數的41.1%,另外還有34.9%的受訪者每周休閑時間在10~19個小時。

          休閑時間連續三年下降

          中國休閑小康指數主要從休閑觀念、休閑支出、休閑方式和休閑時間等4個方面進行考量,自2006年以來,前三項指標都呈現出逐漸上升態勢,只有休閑時間指數的最高值出現在2007年,從2010年至今,則連續三年出現下跌趨勢。今年的休閑時間指數為68.3,甚至比2006年還要低。

          46.8%的受訪者認為,與去年相比,自己的休閑時間“更少了”;37.7%的受訪者認為“沒有變化”;比去年休閑時間“更多了”的受訪者比例尚未達到兩成。與此相關聯的是,近三成受訪者認為自己的休閑時間“差遠了”,5.1%的受訪者直言自己“幾乎沒有休閑時間”。

         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國閑暇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魏翔分析認為,現階段中國公眾普遍感覺休閑時間過少的主要原因有兩點。

          首先,這是由經濟階段決定的,日本和韓國都經歷過必須用時間來換收入的階段,這主要是由勞動密集型的經濟特點決定的,需要調整產業結構。其次,目前中國希望通過推進創新來轉變增長方式,但是從國際上,尤其是日本、韓國的發展經驗來看,通過資金投入、金錢激勵進行的創新主要帶來的是模仿式創新,但是原始創新必須保證創新思維的人有足夠的自由。保證人們有時間自由閱讀和自由思考,這樣容易激發出原始型創新。我們現在的創新和產業結構調整,如果完全靠投資和金錢來刺激,而不能釋放一定的閑暇時間,就很有可能會重走日本、韓國曾經走過的老路。即主要帶來的是模仿式創新,而非原始型創新。 據《小康》雜志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和諧中國網
          日韩国产欧美视频二区,亚洲αⅴ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,国产日韩AV免费无码一区,亚洲另类无码春色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ddtdf"><th id="ddtdf"><rp id="ddtdf"></rp></th></ci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