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ddtdf"><th id="ddtdf"><rp id="ddtdf"></rp></th></cite>

          “戶籍制度”似乎有望成為2009年中國改革關鍵詞
          發表時間: 2009-04-02來源:
          “戶籍制度”似乎有望成為2009年中國改革關鍵詞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在昨天,一條本是普通的促進大學生就業的新聞,因其中一條措施與“戶籍制度”有關,便迅速成為各大新聞網站的頭條。該措施說,“對企業招用非本地戶籍的普通高校??埔陨袭厴I生,各地城市應該取消落戶限制(直轄市按有關規定執行)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與“國務院要求取消??埔陨细咝.厴I生落戶限制”同樣引起關注的,是“居住證可以轉上海戶口”的“上海戶籍新政”,盡管相關政策細則尚在醞釀之中,但該項改革措施已獲得輿論高度評價,稱上海這一自1978年以來第四次戶籍制度改革,將引發全國連鎖效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今年1月,廣州市高層領導表示,將在花都、番禺試行城鄉統一的戶口登記制度,實行以具有合法固定住所、穩定職業或生活來源為基本條件的市內戶口準入制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除此之外,備受關注的社保改革,公眾呼聲最高的“社會保險范圍全覆蓋”也與戶籍制度密切相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業、醫療、養老……2009年,戶籍制度正成為社會力求變革、尋求機遇的一個突破口——通過戶籍制度改革,給地方引進人才和技術,激活地方經濟;通過戶籍制度改革,促進創業和就業;通過戶籍制度改革,解決“農民工失業”的民生訴求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多方努力的“戶籍制度改革”能否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推進?“戶籍制度”下累積起來的身份壁壘會不會在這一年被破除?這一場改革會不會如人們所期望的那樣,借思想解放的浪潮推進社會文明進程?都是人們分外關注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仔細看來,無論是上海戶籍新政,還是國務院的“要求”,都不足以對戶籍制度產生根本性的沖擊。前者,被當作人才引進的獎品和工具;后者,雖是前所未有的舉措,但同樣屬于“政策杠桿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謂“戶籍制度文化”,是長期戶籍制度之下社會權益的不合理所形成的觀念。農村孩子生來就是農村戶口,進了城的農村居民是“跳了龍門”;即便是大城市與小城市之間也因著經濟上的差距有著身份的差異。前不久引起媒體廣泛關注的“講上海話有沒有文化”的爭論中,一部分人所謂“燒香趕走和尚”的論調即是這類文化的代表。在一些人看來,城市原住民才是城市的主人,所有外來者則是客人??腿瞬荒軗屃酥魅说娘埻?,更不能搶主人的頭銜“戶口”。如此觀點,凸顯了自大與自閉,而對以國際化大都市為目標的城市而言,是不利于發展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直以來,我們許多經濟發達的大城市被看成“改革開放前沿”,所謂改革開放,不僅是對外開放,還有對內開放。對外尋找發展通道,對內謀求合作機遇,而戶籍制度改革便是對內開放的一種。如何調整戶籍制度下的利益格局,破除戶籍制度背后的地方保護壁壘,沖破傳統的“戶籍制度文化”,是2009年改革開放前沿城市的使命。(郝 洪)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和諧中國網
          日韩国产欧美视频二区,亚洲αⅴ无码乱码在线观看性色,国产日韩AV免费无码一区,亚洲另类无码春色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ddtdf"><th id="ddtdf"><rp id="ddtdf"></rp></th></cite>